棗花香

2018-03-23 21:39

  六月还乡,一进院子,浓浓棗花香沁入心脾。这株枣树比我的岁数大,已然三十有余。从我的记忆一开始,它便守在院子里,开花又结果。冥冥之中它就像我的一个姐姐,陪伴着我的童年;也如同我的父母,不管我什么时候回来,都深情地站在老地方迎候。

  本是回来帮父母忙农活的,却先被棗花香灌醉了!花开正酣,满树的绿叶,层层叠叠之间挤着点点的小黄花,如绿豆般大小,若是远远地望,正如一把一把的小豆粒儿撒在了绿底的布裙上。我的“姐姐”着装如此漂亮,迎接早被城市麻痹的我。尤为独特的是那甜甜的、细腻的、轻柔的花香,正一点一点地唤醒我美妙的童年记忆,这香弥漫在农家小院里每个角落,浸润着我、抚慰着我。想想,初夏的风不知道得多幸福!村外是麦穗香,村里是棗花香,都是最朴实最纯情最深厚最滋养人的味道啊!

  站在樹下,想著院子裏的杏樹都已經開過花,果實業已有形,唯獨棗花至今才不慌不忙地開,不覺更加喜愛這份胸有成竹的淡定與從容,這份看起來細小,實則博大的情懷!

  看著蜜蜂和蝴蝶們正在花上埋頭苦苦忙碌,常常因精疲力竭而不幸早亡,不由得感歎生命曆程之短,肆意貪圖之罪。在城市之中的我、你、他,是不是相似著蜜蜂和蝴蝶?

  從沒想到,一棵棗樹會讓愈加成熟的我醒悟這麽多!

  在地头劳苦一天之后,搬了板凳、马扎,和父亲静坐在枣树下,在被月光浸染的院子里,在有棗花香气氤氲的夏夜,跟父亲有一搭没一搭地聊,聊久远的过去、平淡的现在、未知的将来,从来没有的放松使我的身体变得酥软而通透。那一晚,在枣香的怀抱里入睡,我睡得踏实、香甜、舒展。

  两日后再次离开乡村,正像这如火如荼的六月,离开了注定还会回来。因为,故乡有棗花香……还有,只有我自己知道——生命当中所有爱的源头皆在这里。作者:雨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