又是一年艾蒿香

2018-03-23 21:39

  忽聞艾蒿香,那一縷清香的童年味道,仿佛媽媽的手把我輕輕地牽進故鄉。

  在我的家鄉,每到端午,家家戶戶都有插艾蒿的習俗,不是象征性地插上寥寥的幾枝,而是插上一大把。有的老人,甚至在老屋的門框上釘了一個長釘,然後將艾蒿捆好懸挂在上面,我的奶奶就是。我總笑她這樣礙眼,可她卻咧著沒牙的嘴念叨:“你聞聞,多香啊!”每年這個季節,她都要割上好大一捆,曬幹後細心地收藏著,每遇到城裏來的客人,她總會拿出一大把送給人家,然後跟人細數艾蒿的功效——去毒、防暑,驅蚊、避邪。

  我的童年,是伴著艾蒿的香氣長大的。每年清明前後,我家房前屋後的小路旁,總會長出一片郁郁蔥蔥的艾蒿,開出嫩嫩的黃花,幾場雨過後,田野裏、水岸邊便綠草茵茵了。艾蒿也星星點點著夾雜其中,嫩生生、綠油油,在暖暖的春風裏搖曳著顧盼生姿。那是我最高興的事,因爲我可以吃上艾蒿粑粑了!

  每當這時,每家每戶都要提著竹籃外出,幹嘛?采艾蒿去。采艾蒿只需沿著水溝走,水盛處,艾蒿也長得肥嫩繁茂。剛吐綠的嫩葉兒弱不禁風地擺弄著身姿,忍不住掐一根最嫩的葉兒,放在口中慢慢咀嚼,發覺微苦過後,有絲絲清涼透徹心扉,那種艾蒿特殊的味道。

  這種草雖然有些清苦,但洗淨後,將其揉碎搗爛,去了苦水,和進糯米團子裏,蒸熟或是油炸了吃。母親做的青團香糯柔軟、香味濃郁,雖筋道卻不粘牙,帶著清新艾蒿味道的青團,咬一口,全是春天的氣息,我一下子能吃好幾個。

  在我的家鄉,艾蒿是一種極其普通的植物,荒野、地頭、池塘邊,遍地都是。艾蒿不僅可以做成美食,也是一種藥材。記得小時候,我每次磕磕碰碰出了血,父親會隨手扯一把艾蒿,嚼碎後敷在我的傷口上,艾蒿不僅能止血,還有止疼的攻效。蚊子漫天飛舞的盛夏,沒有蚊香驅蚊,奶奶總會在竹床邊燃起一把幹艾蒿,熏一會兒後,蚊子就飛遠了。我那時候以爲蚊子是怕煙,後來才知道,蚊子是怕艾蒿的味道。

  做月子的女人需洗艾水是家鄉人的習俗,用艾蒿、金銀花藤、楓樹果等隨處可見的植物,煮一鍋水,用滾燙的水熏蒸半小時,老人認爲這可以祛除新媽媽身上的寒氣,有點像現在的桑拿浴,沐浴完全身輕松。

  我後來翻看《本草綱目》,看到上面清楚地記載:“艾蒿氣味苦、微溫、無毒、治百病,止吐血、婦人漏血,利陰氣,辟風寒。”所以也有人稱艾蒿爲“醫草”。難怪在我的記憶裏,艾蒿是我生活的好夥伴,寸步不離!

  又到了端午佳節,空氣裏早已彌漫著艾蒿的芳香,我的心沈醉在這大自然賜予的神奇芬芳裏,幸福的心裏盡是滿滿的祝福:祝願偉大的祖國繁榮昌盛,祝福親朋好友吉祥平安。作者:劉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