流淌在光陰中的點滴

2018-03-23 21:39

  在慢不下來的時光裏,我們並沒有刻意,歲月已匆匆遠去,悲喜已默默沈澱——關于七情六欲,縱有千言萬語,終弄不清是非曲直!阡陌裏遊走的人們閱盡滄桑、蕭條之後,還能一如既往地綻開笑顔?還能遠離惆怅,淡看秋月暮色?還能秉持“古今多少事,都付笑談中”的情懷嗎?

  在這個步履匆匆的時代,也許,很多人和我一樣,銘心懷戀那沒有網絡沒有手機,沒有轎車沒有霓虹的時代。人們日出而作、日落而息,固守著自己的家園,不去爲網絡浪潮的澎湃而驚心,不去爲未接電話的耽擱而驚恐,也不去爲夜色的喧囂而煩惱……走著自己的道路,想著自己的心事,做著自己的事情,在湛藍的天空下,每一天都是那樣從容,從容得讓人看淡了花開花落、得失更叠與生死枯榮。

  聽著一首老歌,望著窗外不禁心神沈醉,窗外依舊呼呼作響,薩爾托海鄉的春風伴著我們的腳步再一次踏上了這片土地。

  在時光的縫隙中,我已步入地質生活的第二年。每天跟著太陽的節奏作息,或在崇山峻嶺之間,或在茫茫戈壁之上,眼底,既有詩歌中的長河落日,又有畫卷中的鳥語花香——一條小路蜿蜒崎岖通向山裏,一條小溪清澈見底快樂跑跳,清風徐來鷹翔天際,山谷幽靜花香怡人……

  鄉間,幾棟房屋,或依山傍水或座落山坳,布局詩意。在這裏,人們聞著花香入睡、聽著鳥鳴起床,清晨問候大山,傍晚目送夕陽。日子滋生在哪裏都會有盼頭——每天和石頭交談,每天記下新的發現,每天描繪新的風景……烈日炎炎的中午,有汗流浃背的辛勞;寒風刺骨的夜晚,有地質人的吃苦耐勞,踏破了山路上的冰雪風霜,身著鮮紅色的工作服在層層疊疊的群山中時隱時現。跋山涉水給了我們健康的身體,從陰雨走到豔陽,在深愛的這片土地上播撒著青春和汗水。

  我們和春天一起播種希望,日複一日、年複一年,我們淡忘了城市的喧囂、擁擠,開始習慣山野的空曠、甯靜。頭頂藍天白雲,腳踏青山綠水,沐浴燦爛陽光,穿越風風雨雨。我們在樹林裏行走順手摘下蘑菇木耳,我們在小溪邊漫步總能捉到幾條小魚兒;抓住樹枝跨越山溝,比蕩秋千還過瘾;爬上山頂,重溫“一覽衆山小”的無限風光,眺望那金色的大片麥田,以及那零星點綴的鄉村小屋。

  在我們的路上,能見到野獸出沒的痕迹;在我們的眼前,也會出現電閃雷鳴、急風驟雨;在探寶的旅途中,有荊棘叢生也有艱難險阻,它讓我們筋疲力盡、膽戰心驚,知道了什麽才是不可抗拒——大自然能讓堅硬的岩石風化破碎,卻改變不了我們向上攀登的腳步。時光老人在不經意中,給額頭劃上了輕輕細紋,但我們依然愛上了家鄉的一草一木、一山一水。

  家人說,我們嫁給了大山;朋友們戲稱,我們是山神。想想今後十年或者二十年,回憶起山水之間的腳印,念及我們曾經揮灑的汗水與青春,在夜深人靜時,凝望窗外繁星、溫柔月色無聲浸潤薩爾托海,你會忍不住,想要撿拾流淌在光陰中的點點滴滴。作者:張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