草花贊

2018-03-23 21:39

  我想,若是她們再堅強一些,是否也會和花園裏的那些花朵一樣把根留住,即便一歲一枯榮,至少冬眠以後不是長眠,在萬物複蘇的時候醒來,記憶還在,夢還在!

  ——喀納斯小貓

  在金都酒店旁,有座安靜的花園,每到夏季那裏總盛開著一大片草花。因爲離市區較遠,來這座公園休憩的人們並不多,即使百花爭豔,也靜谧悠然!那些美麗的草花像是在烈日下歡聚,個個在微風中翩翩起舞。我用手遮擋太陽,疾步穿過花園的幽徑直奔中間的涼亭。一踏上涼亭的階梯立馬涼爽下來,像是突然有人爲你撐起一把大傘,送上了最貼心的庇護。于是,我美滋滋地坐在石凳上觀賞陽光下這場別樣的盛會。我所知道的花名甚少,常常對不上號。其實,名字不過是一個代碼,可我由衷地欽佩那些一看到各式花草植物馬上就能叫得出學名的人。我記住花朵的方式是靠顔色和姿態。一直以爲那片草花裏開著紫色長穗狀花朵的是薰衣草,可她只有薰衣草迷人的紫色,卻沒有她的靈魂——那股奇異的香氣,但這並不妨礙她的美麗。在沒有薰衣草的阿勒泰,我對她格外傾心,萬花叢中總覺得她的顔色和姿態最爲奪目,她是我眼裏這場盛會的佼佼者。草花開得絢爛盡興,即使敗了也同樣倏然幹脆。一陣秋風就會讓她們花容失色,又一陣秋風滿地幹枯的花瓣就要零落成泥。此時再看這座花園,原來是一片“草原”啊——隨風搖曳的是半身高的草,那麽細的腰身,枯黃中夾雜著戀戀不舍的點點綠色呢!當雪花飄下時,這裏就只剩下孤零零的涼亭。還好,這些草花雖然脆弱,也只是隨著季節的變化休養生息,來年春天她們仍在那裏繁盛茂密著。市區裏,馬路兩旁的花壇每年都會種滿草花,單位門口的階梯上也會擺滿花盆,還有廣場上也用這各色的盆栽草花裝飾,她們開得那樣絢麗,直到秋風卷起枯葉。來年呢?我以爲她們至少會不小心吐露新綠開出花朵,可她們一次也沒有留下重生的痕迹。她們只有一個夏季的生命,然後消失得無影無蹤,就像從未來過這個世界。她們的根呢?她們的種子呢?她們的愛恨情仇難道只需要一個季節就能轉世,我總會莫名其妙地想到“草菅人命”這個詞——那個典故裏的草兒,也許和這草花的命運是相似的吧!那麽卑微,卑微到沒有人在乎她的去向。我想,若是她們再堅強一些,是否也會和花園裏的那些花朵一樣把根留住,即便一歲一枯榮,至少冬眠以後不是長眠,在萬物複蘇的時候醒來,記憶還在,夢還在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