成都

2018-03-23 21:39

  成都

  ——王敏

  《成都》火了,趙雷火了,火了有一段時間了!而我,直到今天才有時間“整理”這團火。每一首民謠、每一座城市都有一個故事。趙雷在成都,有川妹子挽著他的衣袖,那一定是有故事的。這故事娓娓道來,像縷縷清風,像綿綿雨絲,成都悠閑、惬意甚至是慵懶的慢生活,碰觸到記憶的柔軟處,讓人心頭浮想千萬種模樣——那是一席華貴的旗袍,也是一份久違的恬靜;那是一種婉約的風情,也有一股馥郁的芬芳;像流淌如瀉的滄桑,也如萦繞耳畔的吟唱,很自然的,我就喜歡上了《成都》。

  多年前,在成都有過一次短暫的停留,對武侯祠、杜甫草堂、九眼橋、蓋碗茶、花枝招展的美女都留下了難忘的印象。多年後的今天,《成都》這首歌,成爲近來唯一能完整記住歌詞的最愛,玉林路、小酒館,雖然都不曾熟悉,但對于成都的記憶,是一個遊子對于家鄉的記憶。少小離家今未歸,轉瞬即過二十載;青春已然揮霍,不覺人到中年。既有“不肯過江東”的無奈,也有“近鄉情更怯”的不安。雖然也加入了小學、初中同學微信群,但很少說話,也不搶紅包,只偶而冒個泡泡。雖然同學們都很熱情,但因爲長期失聯的陌生感仍使交流略顯尴尬,群裏時常發些懷舊的老照片,也捎帶當下聚會的小視頻,新舊對照,很多人已經不能對號入座了,但曾經的青春年少,曾經的壯志滿懷,曾經的恩怨情仇,都像放電影一樣,一幕幕徐徐拉開,有歡笑也有遺憾,有感動更有懷念!

  春節後,父母回了一趟四川,老屋門前流連忘返,老友見面把盞甚歡,開始打電話、發微信說老家種種的好——吃得巴適、耍得安逸、買得相因,天氣也好空氣也好,這也舒服那也方便,要在城裏買樓房,看到父母第一次進入這種隨性的退休狀態,真的感到很欣慰。操勞了一輩子、辛苦了一輩子,是該歇歇了。這幾天又到“新馬泰”旅遊,舍不得打電話,太貴,頻頻發微信,看到他們在異國他鄉像小孩一樣喜逐顔開的表情,點贊的同時,有一種溫熱的液體已悄悄打濕了眼眶——世界如此之大,生活如此美好,而更美好的生活,每一年都值得期待,唯願父母想去的地方都能去看看,想在哪裏生活,就在哪裏住一段時間。

  但是,說到在四川買房,還是令我有些許的不安——買房意味著定居,至少是半定居。父親身體尚好,母親的狀態卻時常需要觀察、定期需要體檢,長期不在身邊,怎能叫人放心?目前,落實總目標,打好組合拳,正是緊要關頭,就在重要階段,大家都已熱血沸騰,都在夜以繼日地殷殷奉獻,哪好意思以小家之事去讓大家爲難,講政治、顧大局,我想更應該體現在關鍵時刻、非常節點,唯有這樣,才是對黨性、人性的特殊考驗。

  我又想到了成都的小茶館,打打牌、下下棋,擺擺龍門陣、看看川劇變臉,品茶論道不緊不慢,一坐就是大半天。人生,有時可能更需要沈澱,以一種輕慢的節奏,讓緊鎖的眉頭舒展。這樣的生活,對于父母來說是再好不過了。他們的閱曆、他們的艱辛,已然可以慢慢消化、慢慢沈澱。而對于我輩,卻任重道遠,在路上,負重前行的同時,如果能邊走邊哼唱一曲輕柔的《成都》,任兵來將擋,任水來土掩,偶爾再相約一下小酒館,幾個氣味相投的朋友喝幾盅小酒,菜式不必矯情,天南海北暢談,享受微醺的感覺,而意猶未盡,也不失爲一種人生境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