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一種最美叫勞動

2018-03-23 21:39

  大千世界,什麽最美麗?這是一個智者見智、仁者見仁的話題,而我卻以爲勞動才是最美的。一個熱愛生活的人必然是一個熱愛勞動的人,他的熱愛就體現在勞動中;一個積極投身勞動的人,他的眼前、心底都是美好的存在,他能感受到勞動之美、勞動之樂,內心充實、生活愉悅,他自然會感到幸福。

  ——章中林

  大千世界,什麽最美麗?這是一個智者見智、仁者見仁的話題——有人認爲遠處的山水最美,有人認爲二八年華最美,有人認爲科學世界最美……而我卻以爲勞動才是最美的。或許,有人對此不屑一顧,但是誰又能否認呢?

  記得法國現實主義畫派的萊爾米特畫過一幅《拾麥穗的女人》。它畫的是:清晨,拾麥穗的女人挎著竹籃慢慢挪動著步子,小鳥一樣撿拾著遺落的麥穗。她們佝偻著背,行進在田間,臉上帶著笑,額上的汗珠在驕陽下閃爍著——神聖的勞動成了和諧的樂曲。田園詩般的意境,畫面甯靜祥和,給你的不是豐收的喜悅、勞動的自豪嗎?還記得羅中立的那幅油畫《父親》嗎?畫的是一位貧困、苦澀的老農。他嘴唇開裂,皺紋滿臉,連喝水的大碗也是粗劣的,但是他卻給我們一種撼人心魄的力量,爲什麽?就因爲他有著勞動者共同的特質:雖然飽經風霜,但是樸實勤勞、樂觀堅韌,對未來充滿希冀。面對著他,我們不能簡單地認爲他是養育我們的父親,更應該把他當成精神之父來敬仰。

  藝術的美來自于對現實的關注和思考,他們的創造給我們帶來了不一樣的美學享受。其實,勞動之美不只在藝術中,更在于它本身的價值。

  勞動能夠淨化人的內心,提升靈魂的高度。李大钊曾诠釋勞動說:“人生求樂的方法,最好莫過于尊重勞動。一切樂境都可由勞動得來,一切苦境都可由勞動解脫。”不管是體力勞動,還是腦力勞動,它都需要我們付出心血、汗水和智慧,甚至是鮮血和犧牲。它或許會給我們帶來掙紮、煎熬和苦痛,但不也讓我們陶冶了情操、淨化了心靈、超越了自我嗎?蘇霍姆林斯基說:“有老繭和疲乏人的勞動,人的心靈才會變得敏感、溫柔。通過勞動,人才具有用心靈去認識周圍世界的能力。”這是他一生執著于鄉村教育的真情告白,不也是對勞動價值的诠釋嗎?

  勞動能讓我們感受到幸福。達·芬奇說:“勞動一日,可得一夜安眠;勤勞一生,可得幸福長眠。”一個熱愛生活的人必然是一個熱愛勞動的人,他的熱愛就體現在勞動中。一個積極投身勞動的人,他的眼前、心底都是美好的存在,他能感受到勞動之美、勞動之樂,內心充實、生活愉悅,他自然會感到幸福;反之,一個厭惡勞動、脫離勞動的人,即便他腰纏萬貫,他的心靈也是空虛的、孤獨的,往往會走向消極厭世的境地。比爾·蓋茨爲什麽還要每天工作,史蒂文·斯皮爾伯格爲什麽還要不停拍片,薩默·萊德斯通63歲了爲什麽還忙到甚至24小時不休息,原因就在于“勞動是在實現生活中最高的價值”,而這才是他們自我實現的最強動力。

  勞動創造美,勞動創造價值,勞動更創造了世界。愛迪生曾經說過:“世界上沒有一種具有真正價值的東西,可以不經過勞動而能夠得到的。”

  是啊,沒有勞動就沒有今天的人類,沒有勞動就沒有物質的財富,沒有勞動就沒有社會的發展,沒有勞動就沒有文明的世界。因此,誰也不能否認是勞動使我們不斷邁向新高峰的永動機。

  今天,有些人勞動觀念淡泊,對勞動漠不關心,對勞動者嗤之以鼻,這是他們還沒有認識到“勞動最光榮,勞動最美好”的真谛。其實,只要我們尊重勞動大衆、愛惜勞動成果,那麽我們就能像萊爾米特和羅中立一樣,捕捉到那勞動的最美瞬間,感受到勞動的永恒魅力,並讓它成爲我們記憶裏永不磨滅的風景。